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视资讯 > 激情一夜之后 她向他甩去一百五十块说:技术太差多练练

激情一夜之后 她向他甩去一百五十块说:技术太差多练练

    2019-04-09 16:33:23

耳边哗哗的水声吵醒了熟睡的苏青,睁开惺忪的睡眼,她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这是一间豪华客房,早晨的阳光照射在凌乱的床单上,男人和女人的衣服鞋子散落在地毯上,房间里弥漫着一抹男女欢爱后的味道。

低头看看被子里赤裸的身体,感觉到下身传来的不适,苏青狠狠的抓了两把自己的长发,昨夜残缺不全的记忆如幻灯片般袭来。

相恋三年的男友说她不温柔,不体贴,没女人味,和一个富家女出国读博士去了。

外表刚强,内心脆弱的苏青昨晚喝了个烂醉,冲动之下随便在酒吧抓了个男人来开房。

此刻,苏青坐在床上双腿发颤,她向来自尊自爱,怎么会做出这种平时敢想不敢干的事?看来酒仗怂人胆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她慌乱的穿好衣服,拿起自己的包刚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开溜,不想浴室的门咣当一声开了!

苏青本能的回头,眼眸看到一个超级帅哥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有浓密的头发,坚毅的脸庞,深刻的五官,魁梧的身材,松散的睡袍若隐若现出性感强壮的胸肌。

这简直就是个极品,比她那个狼心狗肺的前男友不知强了多少倍。

苏青瞬间在心里感到了满足,她宁愿把第一次给这个陌生的男人,也不想便宜了那个负心汉。

想起昨夜的种种,苏青的脸立刻有点发烧。

昨夜,他时而温柔,时而粗野,二十五岁的她第一次品尝到了作为女人的滋味。

当然,现在站在他面前苏青是羞耻的,可仍然假装镇定。

相比无措的苏青,他非常自然,幽深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两眼,嘴角间一撇,露出不屑的表情,那种鄙夷的表情让苏青非常不舒服。

然后他忽然走到床头前,伸手拿起了他的古琦钱包。

苏青看到他钱包里有一沓厚厚的毛爷爷,立刻被惊醒过来。

他是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了,想付给她昨晚的酬劳?

不行,她不能被男人这样侮辱!

苏青立刻从包里拿出仅有的一百五十块钱,抢在他前面扔在了皱巴巴的床单上。

他眉头一挑,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她。

苏青强装镇定的把双手抱在胸前,仰头看着他,用挑剔的语气道:“虽然你皮相不错,但是外强中干,技术也很差,所以只值这么点了!”

“你说什么?”显然苏青的话激怒了他,她看到他眉头紧蹙,脸拉得老长。

为了演的再逼真一点,苏青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道:“我建议你先打折卖,积累一下经验,等技术练好了自然价钱就提上去了,现在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哦!”

“你找死……”他眉头一皱,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苏青看到他的手都攥成了拳头,她可不想当陪练,在老虎还没有发威之前,她选择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走出希尔顿酒店的时候,眼前还是他黑成了一条线的脸,苏青抚了抚乱跳的心口,庆幸自己跑得够快。

 

苏青一口气跑出去一公里,确信那个黑脸男没有追来,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掏出手机想看看几点了,苏青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到手机屏幕上,今天竟然是星期一!

天哪,失恋的她浑浑噩噩,把工作日都忘了。

下一刻,苏青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朝公司奔去。

可是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得,这个月五百块的全勤泡汤了。

妈的,想起那个黑脸男她就想骂脏话,一下子让她损失了六百五,够她吃一个月的午餐了。

不过回想那个充满肌肉的帅哥,就当叫一次鸭子好了,六百五还真买不到这种极品鸭,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一走进办公室,苏青就发现今天办公室的气氛不对,人人都耷拉着脑袋,好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这时候,同事乔丽凑了过来。“看到昨晚公司内网的公告了吗?”

“什么公告?”昨晚她都在享受极品鸭的服务,哪里有时间看什么公告。

“你还不知道?”乔丽一脸的震惊。

苏青狐疑的打开电脑,进入邮箱一看,立马呆了!

最近的谣言竟然成真了,盛世集团总部要迁来江州,而她们所在的分公司将并入总部,最重要的一条是分公司将裁员一半。

“我们财务部只能有一半的人留下?”苏青扫了一眼财务部的六七名员工。

怪不得今天她们都愁眉苦脸的,现在世道不好,出去绝对找不到待遇这么高的工作了。

乔丽拍了拍苏青的肩膀,安慰道:“你业务能力好,肯定能留下!”

“要留咱们一起留,要走一起走!”苏青豪迈的道。

乔丽摇摇头。“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得养活你妈和上大学的妹妹,咱们能留一个是一个。”

闻言,苏青像斗败了的公鸡,垂下了头。

这就是所谓的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可是乔丽的负担也不轻,她妈的医药费和生活费都靠她,苏青一时间也是犯愁。

临近下班的时候,财务部经理吴芳,人称灭绝师太,走到苏青的办公桌前,居高临下,不容置疑的宣布。“苏青,人事部缺人手,从明天开始你上午去人事部帮忙,下午回财务部工作!”

听到这个消息,苏青抬头刚想说什么,可灭绝师太已经飘然离去。

乔丽跑过来在苏青的耳朵边上嘀咕道:“肯定是那个胡佩搞的鬼,这是找机会整你呢!”

说到胡佩,那可是她前世的仇人,今生的冤家。

十几年前,苏青的陈世美老爹出轨了胡佩的妈,最终抛弃妻女,投入了小三的怀抱,去给别人养女儿去了。

要说她和胡佩还真是前生的缘分,几个月前,胡佩竟然来她们公司实习,并成功的勾搭上人事部经理,被破格转正了。

自从胡佩转正后,那是屡屡找茬,都被苏青给挡回去了,可是她就是屡败屡战,毫不气馁。

“那我就接招呗,能怎么办?灭绝师太的命令不能违背,要不然我就得第一个走人!”苏青无奈的摇头。

“祝你好运!”乔丽沉重的望着她道。

 

酒店的豪华套间内,一位穿白色衬衫的颀长身影站在窗子前,那人深邃的眼眸眺望着窗外的江州美景,手指间不断摩挲着一个白色的东西。

那白色的东西是一枚胸牌,上面的黑字清楚的写着:盛世集团(江州分公司)财务部苏青。

不久后,背后的门被打开。

助理林峰走了进来,将一张个人简历放在了书桌上。“关总,这是您要的东西。”

闻言,关幕深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转身走过来,伸手拿过书桌上的个人简历。

他的眼眸先是在个人简历上的一寸免冠照片上停留了好几秒钟,然后眼眸快速的扫了一眼其他的信息,随后便微微皱了下眉头。

就是这个细微的动作也被林峰察觉了。“关总,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去找更详细的资料。”

关幕深半天都没有说话,眼睛一直都在简历上。

林峰知道他是默许了,所以赶紧转身去办。

走到门口,他又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笑道:“关总,您和简历上的女孩子……认识?”

关幕深的眼眸凌厉的射向了林峰。

“我马上去办!”林峰知道自己又多嘴了,所以立马消失了。

林峰走后,关幕深将简历扔在书桌上,然后人躺在了转椅上。

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轻而易举的就夺走了他的童子身,想起这事他就懊恼极了!

要知道他对女人向来有免疫力,可是那天晚上偏偏就像着了魔一样……

不对,不对,肯定是酒精的缘故,不是他的问题。

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敢说他技术不好,想想他连杀人的心都有!

一瞥眼,相片上的人仿佛一直都在冲着他笑,遂心烦的伸手将简历翻了过来……

人事部的活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两个礼拜下来,苏青的腰都累得直不起来了。

她成了人事部的小妹,擦桌子、烧水、复印材料、买外卖……几乎所有跑腿的活都是她的。

人事部经理的脸一直阴得能拧出水来,天天给她指派一些没有建设性,但是还挺浪费体力的活。

她知道对方肯定是胡佩授意来整她的,估计他们正愁找不到突破口,就逼着她就范,好名正言顺的让她卷铺盖卷走人!

她苏青可没那么笨,绝对不能让胡佩如愿,可是又实在窝心,每天只能默默背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这天下班时分,等公交车的时候。

苏青和乔丽正闲聊着,一抬头,迎面走过来一位大眼睛、高鼻梁、鞋拔子脸、大胸、细腰、丰臀,穿着前卫,发型怪异的时髦女郎。

看到她,苏青继续和乔丽说笑,装作没看见。

她就是胡佩,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呦,苏青,等公交车啊?”胡佩皮笑肉不笑的喊。

“嗯。”苏青避无可避,鼻子眼里出了点声。

胡佩低首奸笑道:“这人啊,就是不能跟命斗,你看看你,从小吃糠咽菜,长大了也是挤公交车的命;我就不同了,小时候你爸锦衣玉食的养着我,这大了也是坐宝马的命!”

这时候,正好一辆宝马停在了胡佩的跟前。

“拜拜!”胡佩嚣张的冲苏青摆了摆手,便上了车。

随后,宝马飞驰而去。

 

“什么玩意?她小时候锦衣玉食,是靠她妈卖身,现在她坐宝马,是靠她自己卖肉,都是下贱货,呸!”乔丽气不过朝宝马开走的方向咒骂道。

“气大伤身,和那种人置气不值得。”苏青淡淡的笑道。

十几年了,她的陈世美老爹早已经伤透了她的心,她的心早变成石头了,三言两语伤害根本伤害不到她。

乔丽知道苏青的苦楚,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半个月后

这天晚上,苏青回到家,已经筋疲力尽了。

“青青回来了,可以吃饭了!”妈妈楚芬已经将热气腾腾的饭菜都端上了桌。

虽然每天上午在人事部受折磨,下午还要做分内的工作,从前还能应付这种工作强度,可这几天,她总是累到一睡觉就要爬不起来的节奏,总觉得哪边有点不对,一时又说不上来。

尤其是嘴里还没味,苏青味同嚼蜡的吃着碗里的饭。

楚芬这时候突然开口道:“青青,今天我碰到你大伯母,说你爷爷病重,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我不想去。”当年,妈妈低三下四的求她那个爹,只要不离婚,给她和孩子一个家,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她可以不管。

可是她那个混蛋爹还是不满意,不但离婚,而且还带走了所有的钱,她们母女三人这些年的艰辛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但凡可以,她不想跟混蛋爹他们一家有任何的牵扯。

而且爷爷是离休老干部,退休金很高,以前她去看爷爷碰到他那个陈世美老爹和小三就会对她连打带骂,说她是贪图爷爷的钱。

“你爷爷毕竟快九十岁了,有今天没明天的,你就去一次吧,我毕竟和你爸离婚了,不方便去。”苏妈妈苦口婆心的劝。

“……我周末过去。”苏青勉强道。

“好。”楚芬笑着点了点头。

周末这天,苏青去了爷爷住的医院。

爷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所以享受离休老干部的待遇,医院给安排了一个单间。

一进病房的门,苏青就看到大伯父和大伯母正对着病床上的爷爷抹眼泪。

“青青来了!”大伯母先看到苏青,起身走了过来。

“爷爷怎么样?”苏青望着病床上已经骨瘦如柴的老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大伯父沮丧的回答。

闻言,苏青眼圈一红,然后劝慰道:“大伯父,这些年来爷爷全靠你照顾,你已经尽力了。”

爷爷卧床十几年了,一直都靠大伯夫妇照顾。

“我……”大伯父刚想说什么。

这时候,门外一阵嘈杂。

随后,苏青的那个陈世美老爹,小三还有继女胡佩鱼贯而入。

小三胡丽菁,谐音就是狐狸精,就是胡佩的妈,不过现在是老狐狸精了,领子低得不能再低,擦得粉厚得能掉到碗里,也掩饰不住脸上的褶子。

继女胡佩,依旧浓妆艳抹,苏青就从来没见过她真正长什么样。

胡丽菁一进来,便大呼小叫的嚷道:“哎呦!老爷子,您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您好歹也留下个话,说说您的身后事啊,省得到时候他们兄弟两个说不清……”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请至微信搜索公众号:晴空书山 加关注并回复:情深  继续阅读

或打开微信扫一扫,扫码下方图片关注。

上一篇:被下药送上男人的床,炙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