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视资讯 > 《泡菜爱上小龙虾》导演手撕发行方合艺时代:电影上映前夕,区域地推发行人员不知发行公司是哪家?

《泡菜爱上小龙虾》导演手撕发行方合艺时代:电影上映前夕,区域地推发行人员不知发行公司是哪家?

    2018-11-27 13:35:54 第一导演

本文来自公众号: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


6月19日,《泡菜爱上小龙虾》导演虞军豪在微博发布一封致该片发行方北京合艺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公开信。

 

在信中,虞军豪认为自己跌入了发行“黑洞”,质疑合艺时代在拿到影片发行权以及247万发行费用后,没有对影片安排合理的发行工作。并要求北京合艺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6月20日之前出具各项发行工作计划、费用明细、对接人姓名、物料摆放图片、阵地活动内容及发行代理费用明细等。


 

电影上映在即,

区域地推发行人员不知发行公司是哪家

 

《泡菜爱上小龙虾》导演虞军豪在公开信中表示,今年5月份他经好友推荐接触到北京合艺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张丽华,基于信任将本片的发行权交给了张丽华所在公司,并支付给北京合艺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一共247万多元的发行预算(其中包括发行代理服务费、阵地物料费用、差旅费用、公关费、抢票费及税金等各项费用)。而导演本人甚至抵押掉房子贷款了200多万用于支付相关发行费用

 

而在支付完发行费用,直至6月15日电影正式上映前夕,问题逐渐暴露。“电影曾于6月11日在举办南京首映礼,跟我们接触的地推发行人员根本就不是合艺影业的人,也不知道发行公司是哪家,自然也不知道老板张丽华,这让我们大吃一惊,这又如何能展开该区域的发行工作呢!”这让片方怀疑发行团队在预算中给出的20人与实际派遣的各区域地推发行人员情况不符。

 


另外,影片上映前,发行方按照工作节点应该提供的场次预排、影城摆放展架的截图以及院线阵地活动规划,但直至上映当天对方都未给出。虞军豪称:“通过我的朋友以及其他发行团队、院线工作人员反馈的信息来看,电影重点发行区域影城出现了无地接人员监场、无影城活动的现象,我支付的制作展架、海报及运费共计22.4万元到底花到了哪里?

 

据猫眼显示,该片上映后,首日排片只有1.1%,此后三日排片均在0.5%徘徊,到了19日,也就是影片上映的第五天,排片只有0.2%。

 

目前,该片在豆瓣上尚未显示评分。不过,在显示的40余条短评中,大部分人给该片打出了低于3星的评分。

 


据显示,该片猫眼想看人数为4994人,淘票票想看人数为10380人。另外,该片在淘票票目前评分7.5分,且打出高分的多为影片主演金起范的粉丝。

 

而影片在淘票票显示的高评分一定程度上更激怒了片方及导演,虞军豪称:“影片上映三天,淘票票平台对《泡菜爱上小龙虾》的评分达到了8分,在同档期上映的14部电影中名列国产电影第三名,面对今天的结果——即使“裸发”也不至于结果如此惨烈。”

 

因此,虞军豪要求发行方在6月20日前出具合作院线、影城抢票费用录入票房的明细;公关影城的费用明细及对接人姓名;所有区域发行人员的工作计划和工作内容,以及费用使用明细及对接人姓名;所有阵地活动内容及印刷品所到影城的摆放图片及费用使用明细;52万发行代理费使用明细等。



支付75万院线抢票费用累计票房62万,

部分影城排片遭遇“幽灵场”


在公开信中,片方共计支付了发行方75万元院线抢票费用(根据张丽华表述这部分费用计入票房成绩)及55万元院线公关费。而截止到虞军豪发布公开信期间,总票房只有55.7万元,虞军豪提出疑问——“难道自然票房是0元吗?”“汇总出来的真实场次是多少?”

 

另外,虞军豪还表示,在某些影城该片出现了“幽灵场”排片假象。幽灵场通常指电影在午夜放映且场场爆满,而实际上根本没有观众的票房造假情况。

 

 

据浙江一位观众透露,在某购票平台发现该片在当地某影院6月17日23:30分的排片场次满座,实际上该影院该时段并未安排这部电影,自然也不会有满座的情况。而广州某影城据票务平台显示,6月15日当天有37场,但某观众反应实际上只真正安排了12场。



一般来说,幽灵场通常是片方为了制造排片情况良好的假象制造的。在影院放出排片后,第一时间购买空场次的电影票,把场次“锁”住。这样电影院就不能撤销场次或换场,以保证影片排片。而大量锁场可以给影院传递一个“这部片子很受欢迎,需要大量排片”的信息。但虞军豪认为这次情况反了过来,是发行为了蒙蔽片方而采用了幽灵场手段,并在公开信中要求发行团队就“幽灵场”排片假象做出解释

 

发行圈积弊难除,

乱象丛生由来已久

 

目前,我国的常规发行方式主要有四种:分账发行、买断发行、保底发行和雇佣发行。

 

其中,分账发行指的是发行部门与放映部门对于电影票房收入或影片租价而发生的经济核算方式和分配比例。目前,我国的大部分发行部门与放映部门之间的分成比例是以5:5分成,但也有4:6,4.5:5.5等分账方式。

 

买断发行,指的是发行公司以一定价格买断影片在中国市场的放映权。买断发行的影片,一般是多国别的进口影片,被业内称作“批片”,而国外片商不参与中国票房分成。

 

保底发行,则一般由发行方对影片进行市场预估,并给到一个保底金额。即使影片的票房没有达到保底数额,发行方也会按照这个数字分账给制片方。假如影片实际票房超过了保底数额,发行方将拿到更高的分账比例。

 

雇佣发行,指的是雇佣有实力的发行团队,并支付代理发行费,由该团队对影片进行发行操作,而这也是国产小成本影片惯常采用的发行模式。一般国产小片的代理发行费在20万——100万不等。

 

而发行圈又有哪些黑幕呢?

 

例如,《叶问3》的发行方快鹿集团,在发行中与大量影院签署了“包场”协议。仅上海一地牵扯到的影院就有200家。根据票务网站的公开数据显示,该片一些位置并不好的座位却比黄金位置卖得更快。在个别影院的午夜场,每隔10分钟就排一场《叶问3》,票价高达203元。这也就是所谓的“幽灵场”、“买票房”。



除此之外,电影发行业还存在一大黑幕,那就是“返点”。据业内人士透露,有的片方为了使影院在排片时给自己更多的场次,自动让利分成点数,将本该属于自己的票房分成返还给影院。

 

由于发行中的种种怪相,《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明确了票房造假的惩戒机制:电影发行机构和电影院如果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将没收违法所得,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情节特别严重的,吊销许可证。

 

由于电影宣发环节的不透明化,很多时候影片没有取得预期的票房往往被“影片质量不高”为理由搪塞过去。但抛开影片质量不谈,一部院线片理应得到市场真实的检验,而不是成为某些人借此大捞特捞的待宰羔羊。


上一篇:今日票房:大盘6547万,#侏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