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分集剧情

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 演员表 播出时间
当前位置 : 看剧情 > 分集剧情

芝麻胡同第50集剧情介绍

严振声吩咐严宽出去找人给孔师傅做饭,但孔师傅还是坚持不吃,他心疼被浪费的两千斤粮食。严振声凑到孔师傅耳边劝他不要为难自己,厂里的大夫就要他们赶紧去请孔师傅的家人过来,因为孔师傅的情况很不好。见孔师傅快不行了,严振声很是痛苦,他哭着说家人都在这里了。孔师傅喊着严宽的名字,严振声就吩咐严宽去给辛苦了一辈子的孔师傅准备一身新衣服,辛苦了一辈子,临到头也该享受享受了。

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表扬了严谢和鹤年的作文,他们都写了一位老工人因为珍惜粮食而过世的故事,但两篇文章对比起来,鹤年的作文更加真情实意,因为鹤年的作文里表达了无产阶级对粮食的珍惜。下课后,同学们都争先传递起鹤年的作文,辛红借了杨鹤年的作文后找严谢拿,可严谢说他缺乏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不配让她拜读作文。辛红生气就说组织要找严谢谈话,但严谢说他没时间。

课后打靶子的时候,鹤年刻意安慰严谢不要为作文的事难过,严谢就说他是缺乏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但鹤年的作文有很多虚假的成分。鹤年有些不乐意,严谢就提醒他不要忘了马上要到期末了,数理化考试可不兴革命感情那一套。

期末考试成绩发表这一天,严谢除了语文是第二以外,其他各科都是第一名,年级排名第一。鹤年语文第一,他比严谢多0.5分。放学后,辛红恭喜严谢得了年级第一,但严谢说他根本不喜欢理工科,他喜欢画画,等到毕业后就游遍祖国去画那些美景,辛红的愿望却是做一名拖拉机手。这时候鹤年过来了,严谢就询问辛红关于入团的事怎么说。辛红说肥油渣的影响依然存在,严谢有些不满就赌气说不入团了。辛红拦在严谢面前不准他走,鹤年想开口说话却被她骂。因为辛红说严谢和鹤年生活都受到资产阶级影响,鹤年就说有事情找她单独说话。

家里,牧春花教训严谢不该不去看养父,可严谢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后院,鹤年跟严谢说星期天要在家里开一个家庭问题大会,他们要借这个机会跟严振声划清界限,而且辛红也会来参加。一旁洗碗的黑子过来插一脚,他要求加入这个大会。

厨房里,牧春花说起鹤年开会的事觉得渗人,她要严振声别参加。林翠卿和杏儿都觉得不能参加,可严振声还是为两个孩子着想,他坚持要去。到了星期天,严宗带着翠翠等孩子出去玩,鹤年和严谢就在院子里把严家上下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开家庭问题研讨大会。鹤年声称他和严谢要跟严振声这个资本家彻底划清界限,林翠卿打抱不平就要他们把吃了严家十几年的饭吐出来。鹤年说他虽然吃了严家的饭,但他爸妈交了钱。

会议开始了,鹤年要禄山和秀妈说一说这些年是如何被严振声剥削的。禄山说当初被坏人欺负是严振声救了他,这些年对他也好,鹤年听不下去就要禄山坐下。秀妈站起来说起在严家呆几十年的事,严家除了钱多就跟他们一样,从不把他们当下人,所以她指责鹤年不该跟严谢一样狼心狗肺。鹤年落不下面子就要黑子来说,但郭秉聪觉得禄山和严谢弄错了,黑子可不是贫民,解放前黑子可是万元户的资本家。黑子破罐子破摔就指责严振声和秉慧合伙坑他钱,否则他也不会变成穷光蛋。牧春花本想用猪头飘的事让黑子闭嘴,谁知黑子站起来就要揭穿严谢的出身,他不顾宝凤的阻止非要说。牧春花气急就推了黑子一把,严宽挡在她面前跟黑子干架,但宝凤和黑子却还是闹了起来。这时候黑子又想把鹤年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一直没吭声的严振声揪住黑子的领子警告黑子不该说的话别说。黑子非要鱼死网破,严振声就要孟师傅把瓦刀拿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用手指头把瓦刀劈成了两半。看到严振声有这门功夫,加上他衣服里藏的刀,黑子终于认怂说不会把真相说出来。宝凤急得求严振声饶了黑子,要是黑子死了,她也不活了。

辛红看出严家有一股隐藏的力量,她觉得那是封建残余,鹤年和严谢都需要好好想想。另一边,严振声和牧春花说了实话,其实那瓦刀上提前被他和孟师傅动了手脚。

上一集(第49集)